驴友欢聚的天堂——齐云山
发布时间:2014.01.20  来源:  浏览次数:5733次

    说来惭愧,身为江西人,在五年前,我还真不知道江西有座齐云山。只知道安徽有座齐云山,那是道教圣地。了解江西齐云山还是通过一种小食品——齐云山南酸枣糕开始的,感觉这种酸中带甜的食品好吃,家里也会时不时的买点。吃多了,就会想这齐云山在哪,景色如何之类的问题。于是,上网查了查,令我感到惊叹的是,江西的齐云山也是风景绮丽,特别是山上的高山草甸,令人着迷。喜好登山的我,就有了将两个齐云山走一走的想法。当然,首选的还是去本省的齐云山,安徽的那个,只能是有机会再去。

齐云山


    江西齐云山是诸广山脉的主峰,海拔2061.3米,为赣南第一高峰。位于湖南省桂东县普乐乡、江西省崇义县思顺乡、上犹县五指峰乡交界处。总面积15平方公里。山林由花岗岩组成。山势巍峨,终日云腾雾绕。山顶有一平台,面积约500平方米,绿草覆盖。山上为茂密的原始森林,阳坡山脚有落叶与常绿针阔叶混交林常绿阔叶林。海拔1000米以上仅有高山矮林(灌木林),越高林越稀少,山顶只有草。

齐云山

    今年六月下旬,我与井冈山的驴友相约前住齐云山揽胜,按计划从崇义县思顺乡登顶,早餐后,两辆载着我们的车向崇义方向进发,中午时分到达崇义县城,热情的崇义朋友盛情款待了我们,虽然感受到了崇义人的好客,但这餐饭也耗费掉了我们二个多小时的宝贵时间,饭后,我们继续向齐云山驶去,就在离思顺乡还有18公里路程的地方,由于修路,道路断了,我们只好弃车徒步。走到离思顺乡约八九公里的地方时,天空电闪雷呜,下起了暴雨。虽然我们带了雨具,但还是淋了个全身透。约晚七时许,终于到达思顺乡,在村口一老乡家留宿,老乡为我们烧了洗澡水,并生火帮我们烘干湿漉漉的衣服,特别是烘干了被水浸透了的鞋袜,为我们第二天的行程解决了大问题。

   

齐云山

    第二天早餐后,我们将装备全部放在老乡家里,试图轻装上山,到达山顶后立即下山。就在我们行走了约二公里路程时,前面的一座木桥被山洪冲跨了,挡住了我们的去路。面对咆哮有山洪,我们只能是无功而返。为了这次驴行,事前做了充分准备的,天气预报查了N次,得到的信息都是晴天,可结果却是这样。气愤的我,回到家后就在QQ空间里写了这样一句话“气象局应搬到澳门或拉斯维加斯去,在那设赌局,让大家来压睛天和雨天”。这次登山,如果不是崇义朋友的那餐饭,如果到思顺乡最后十八公里路能通汽车,我们一定就是在山上了,遇上这么大的暴雨,安全真的是难有保障,正如古人所云“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铩羽而归后,登齐云山的心结就一直解不开,可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时间,有时间天公不作美,天公作美又没时间。终于等来了时间,天公两全的好日子,与几个同事相约10月22日再上齐云山,这次,我们决定从上犹县的五指峰乡上去,10月21日得知南昌巅峰户外有十几位驴友将于当日夜晚从南昌赶到五指峰乡,准备于22日上山,于是,我们也改变行程,当晚出发,到五指峰乡宿营。

齐云山


    晚饭后,我们我们一行五人从井冈山茨坪出发,由于这边过去是乡道,车载导航不起作用,只能是边走边问路,不过,一路上尽遇好人,走的很顺,特别是到达五指峰乡时,在一户人家问去上茹村的路,热情的小伙子怕我们找不到路,亲自驾着自己的车把我们带到转湾路口,让我们很是感动。从五指峰乡到上菇村的路可用超烂来形容,我们的车摇摇晃晃,于晚12点30到达上菇村,准备在一农户家门口支起帐蓬,看到屋内有灯光,出于对户主的尊重,我们敲开了户主的门,打声招呼。房主是一位约三十岁的年青人,热情的将我们迎入他家里,我们就在他屋内搭起帐蓬,美美的睡了一觉。


齐云山


    10月22日,睡觉睡到自然醒,饱餐一顿后背起30多斤的行囊开始了我们的登山。登山,不是为了征服它,而是敬慕它,因为它给我们呈现了无比的美丽。行于群峰之间,鳞光闪烁,山高地阔。深秋的齐云山,万里长空碧蓝如洗,白雾水平如镜,无边无际;远处一个个山头,有如万顷碧波中一个个小岛浮出海面。大自然的美丽,是吸引我们不辞辛劳的动力源泉。


齐云山


    在好汉坡吃完午餐后,开始了最艰难的爬行,并于下午2时许到达山顶,由于我们出发较早,选到了一块好的地方露营,我将帐蓬搭在了山上一座小庙的正门口,当起了保安,给观音娘娘看家护院。
    这时,陆续有驴友上来,有些驴友,将装备请挑夫挑上来,由于请的人多,以至于很多驴友都请不到挑夫。那些挑夫,确实令人敬佩,肩上的重量比我们重一倍,可走起路来如履平地,健步如飞。搭好帐蓬,立即向着约十多分钟路程的山顶奔去,就在我们到达山顶时,东面云彩里出现了佛光,这是我第二次看到佛光,第一次见到佛光是去年在武功山。佛光散去后,西面印入眼帘的是红霞满天,太阳慢慢消失在天际。美丽的景色让我想起了那首脍炙人口的歌词“日落西山红霞飞”。就着天边的余光开始下撤,远处的山坡上出现了数百顶帐蓬,五彩斑斓非常好看。晚餐后,山上便成了驴友的狂欢节。篝火生起来了,舞跳起来了,歌唱起了。特别有意思是南昌巅峰户外和赣州驴友与上犹县驴友的拉歌,你唱摆来我登场,一首接着一首。我简单洗漱完后就早早钻进帐蓬,躺在里面欣赏着他们的赛歌会,在听到《难忘今霄》时,我意识到可以进入梦想了,可这时,山上刮起了大风,帐蓬被吹的不停地晃动,让人难以入眠。我们还算庆幸,占据了一个相对避风的位置,那些将帐蓬搭在山坡上的驴友,真不知他们那晚是怎样渡过的。好不容易睡着,半夜,一驴友在山野排泄完后,大叫一声“我给鬼子埋地雷了”,被吵醒的驴友气的在帐蓬里骂到:“你有病”,更可恶的是他还大声宣布“我没病”。


霞光


    这里地跨二省,分属三地,管理上基本处于放任状态。虽说一般游客上不来,保持了一定的原生态,但没人管理,生态也会遭到破坏,当晚,我们就看到一个挑夫逮到一只小山熊,并以八百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名驴友,这只山熊的悲惨结局是可想而知的。景点过度开发不好,无序管理也不行,山顶平台上,两边是万刃悬崖,没有护栏,站在那里,确有如临深渊的感觉。


日落


    早上5点,我们就匆匆起床。虽然感觉有点昏昏沉沉,但美好的期待促使我们向山顶冲去,由于气温低,我们将带来的衣服全部穿上了,有的驴友甚至将睡袋都裹在了身上。站在山顶,眺望东方,似轻纱帷幔飘浮在天际,随着山风的吹拂,千万层云霞丽影在不停地展示着容颜,当一轮红日喷薄而出,一时间满空的霞旖红光,山顶上是一片欢腾。人们不停地用相机拍着这美丽的景色。还有人激动地高呼“太阳万岁!”我不知在场是否有北朝鲜人,如有,听到人们这样呼喊,一定以为是在高呼他们的领袖万岁,并为此流下激动的热泪。


日出


   

    观完日出,赶紧回到小庙,用完简单的早餐后,收拾行装,开始下山,结束了我们艰辛而美妙的旅程。

——来源户外资料网

 


联系我们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天猫店 
技术支持:华企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