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没听说过的齐云山
发布时间:2012.12.26  来源:  浏览次数:4970次
——10月22日攀登随想录
 
齐云山名片:齐云山位于崇义县思顺乡西北,处赣湘边界,为诸广山脉主峰,东至上十八垒,南至下十八垒,西至湖南的三丫石,北与上犹县交界。据《崇义县地名志》载:“齐云山深岩邃谷,多猴,有异木。其山广袤,仅通一径,中无居人。县境内面积约2300多平方公里,主峰海拔2061.3米”。目前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秋天。在南岭山脉的南北交接点。
阳光下,齐云山以一种站立的姿势坦露它的万种风情。
我从来没有如此沉静地与一座山峰对话,面对大山,我目光淡定,可是我胸腔间却鼓满了远古空灵的风,心宇间奔掠起原始野性的波澜。
    面对齐云山的厚重,我无法平复思绪的驰骋。
    当我再一次站在赣南崇义县思顺乡海拔800米的上十八垒,面对我曾用脚丈量、用手抚摸、用眼交流、用心对话过的齐云山,我不禁眼噙热泪,我相信,这并不是因为山里的风太硬,而是因为我面对的是一位我熟稔的老人,一位从历史沧桑中走来的哲人。
   【美哉•画说齐云山】
    车子进入崇义县思顺乡境内,视野豁然开朗,带来这种视觉效果的并不是这里的地形开阔,而是天的湛蓝碧远。远山近树,青得纯净,绿得透亮,让走近齐云山保护区的人陡然体验到一种世外桃源的意味,让人不得不猜想这里是不是有神迹仙踪。
    远眺齐云山,她像一位顶着罗帕的少女。半山以下的原始林,呈现各种色彩,有如在她婀娜的腰肢穿上了七彩的裙装;山顶上的草甸犹如头顶上的罗帕,带着一种艳丽的鹅黄。她就像一位高挑的模特,自信地走在T台上,她自然是这个秋季里最耀眼的明星代言,接受着周围群山羡慕目光的膜拜。      
    齐云山的美,美在她的恬静。走进齐云山外围的村庄,就会让你开始体验一种安静与祥和。在上十八垒和下十八垒两个村民小组,无论你走进哪户农家,屋舍前伏地而眠的狗,见了生人并不叫唤,眼睛里蓄满温顺的光芒,甚或充满柔意地摇尾,嘴里并不发出訇呜之声,一切让人感觉你是刚从外面的集市回到家里。田垄里收割后的禾茬还是一片金黄,有几头黄牛站在田埂边,静默不动,好似在回忆前季的耕作琐事,让你恍惚觉得看到的是一幅刚刚创作的田园油画。劳作的农民,恬淡地忙着田头地角的农活,显不出一丝匆忙。走进齐云山的林子里,林子也是静谧的,阳光从枝叶间隙里穿过来,听不到秋虫的鸣叫;连溪水也好像是从石头间滑过去,害怕惊忧了森林的午睡。仰望齐云山,她在蓝天下衣袂不动,气定神闲。
    齐云山的美,美在她的清亮。齐云山脚下的卵石是清亮的,一颗颗卵石都圆圆的,泛着蜡质的亮光,有的如乒乓球,有的像排球,有的似篮球,有的像大气球,挤满了山沟沟的河道里,让你好像走进了一个球体博物馆。齐云山上的各种植被也是清亮的,蕨类长满了河溪两岸,叶子绿得透亮;长苞铁杉的针形叶子高举天穹,翠色怡人;伯乐树在这个秋天果子结满了枝头,一颗颗红得发亮;山顶的草甸黄得眩目,灌木绿得热闹,裸岩的色彩则充满了神秘和想象气息。
    齐云山的美,美在她的馥香。秋季的齐云山周身都透出一种成熟的美,这种美是以她的馥芬散透出来的。走在石陂头的林间,鼻子里顿时飘进沁人的味道。走进竹林里,可以闻到特有的清香;蹲在连片的兰花间,可以闻到一股股暗香;站在柿子树下,闻到的是带着酥酒味的甜香;躺在草甸里,闻到的是被子晒后的阳光清香。齐云山的气味让她活了起来,让她灵动了起来,让她感性起来。
   【奇哉•禅说齐云山】
    来了齐云山的人,总觉山中隐有仙气,一木一草总似沾了天上云烟,与众不同。山中有一株粤紫箕,全国仅此一株活体,不可谓不珍稀;齐云山的一个山垭口还是一条重要的候鸟迁徙通道,山下的田地是候鸟的重要补给基地,这不由得不让人为这里的生态称奇。但我这里要说的是比这还更奇妙的现象,我总结了齐云山有三怪:“石头长骨头,水流云上头,香火天门口”,这可能是你闻所未闻的了罢。
    说到“石头长骨头”,不得不说到齐云山的风。齐云山的风四季分别不大,区别在于海拔。在山腰以下,风是安静的,你不能说这时没有风,你能感觉风无处不在的舒爽,但你却捉摸不到它的踪迹,它甚至不忍撩动你的发丝,但却慷慨地充盈你周身的每一个细胞。然而到了山顶,风是激荡的,甚或可以说是肆虐的,它鼓动起野性的双翅,一个来回一个来回地向你俯冲、撞击,给你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泼妇揪住你的双耳,在你身上撕扯。也许说到这里,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说“石头长骨头”要先说到齐云山的风了。
    齐云山巅也说不清为什么就横亘了那么多的巨石,也许它们千百万年前本来就徜徉在海底,身边不知曾经游过多少漂亮的鱼虾、经历过多少繁华和喧闹;也许它们根本就是从天上降落凡尘的灵石,在厌烦了仙乐世界之后,在这里找了一处僻静所在,享受一份难得的闲适。然而,齐云山的风并不让这些石头安闲,一年年的扑咬和疯狂磨砺,已经让这些曾经坚硬的石头衣衫不整,进而裸露出了胸膛。它的肌肤在狂风的冲刷之下,逐渐变得粗砺起来。齐云山的风是有耐性的,它的执著近乎于痴狂,它千万年如一日,走着相同的路线,重复着相同的招式,扑在石头上嘶咬。在齐云山的石头上,你可以清晰地看到风行走的痕迹,那些风是一组一组发起攻击的,每一组有固定的行进路线,年年如是。所以你可以看到那些石头上就形成了神似人类肋骨的一根根“骨头”。如果你到了齐云山,看到了这些浑身长满一根根“肋骨”的石头,相信你也会和我一样,啧啧赞叹齐云山风的魔力和大自然的天工之巧。
    面对那些“骨头”,我的灵魂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我们曾经一次次地屈服于生活,踟躇于困难,习惯于诉说命运的不公,然而,相对于齐云山风的执著,我们真的失语于一堆石头。
    “水流云上头”说的是齐云山上的“天池”。它处于山巅,周围并无集雨面,又是近于光秃的山石,涵养水份的能力极差。然而,在这个2061.3米高的山峰,在这个白云绕山头的齐云之地,竟然有一眼汩汩的清泉,实属罕见。更令人称奇的是,泉眼流出来的水形成了一个一米见方的“天池”,“天池”里的水春天不溢,冬天不竭,舀出一瓢,水也不少,还是水平如镜。呵,这云端之水,难不成是九天瑶池之圣泉?
    离“天池”不远,就可看到一座庙宇,这就是我要说到的“香火天门口”。说是庙宇,其实就是一个石头垒起来的房子,后来有一个人在此许了愿,应验了,遂捐砖木进行了修缮,现在所见为一栋两间的厅房。进入庙宇,里面并未见供有神仙佛像,一切陋简随意,不见一丝庙宇之辉煌。也许这才是佛教“大象无形,四廓归空”的真正境界罢。
    在齐云山天地相接的坡地,常常可以看到一个或几个信男善女,静默地走在去山顶小庙的小径上,也许他们在这离天宇最近、四野开阔的山巅,在一个偶然的停顿间,就已参透了一个长久以来的困惑,上天已经给了他(她)打开心结的密钥。你不能不说这是一座奉神礼佛最虔诚的地方,它处于和天际相接的地方,把香火奉到了上界南天门口,这应该是上天神佛最先看到的香火吧。这就难怪周围三省四县常有信男善女上山许愿,想必也是认为这里离天宇近,是神灵触目可见、伸手可及的地方罢。
    【瀚哉•传说齐云山】
    齐云山骨子里的性格是膘悍的,胸襟是廓远的,脾气是野性的。如果你曾经攀登上去过齐云山顶,你会认同我的这个说法的。你只要站在山顶,放眼望去,金黄的草甸铺陈万亩,一杆杆苇草雄立于迎风面,就如千军万马布阵缰场,风猎猎,苇花摇曳,一如将士盔顶上的缨穗飞扬,这是何等的浩伟和壮观!
    说到齐云山的浩瀚,一定要说到明朝理学泰斗、“心学”创始人王阳明。王阳明奉朝廷之命,于1517年带兵开拔崇义平定桶冈叛乱,将桶冈所在地改名为“思顺”,取人心思顺之意,设县丞于横水,命名为崇义县。所以在赣西南的崇义县,至今流传着不少有关王阳明的传说。
    齐云山就与王阳明平叛的桶冈山遥相对峙,自然也就有了与王阳明千丝万缕的关联。据山民传说,明正德十二年,王阳明率部平定桶冈山贼后,心下大悦,遂带了随同亲征的近百名文武官员,攀登与桶冈遥峙之南赣第一高峰齐云山,以抒平叛之威武和喜悦情怀。时值初冬,进入齐云山腹地,乃见山体少木,峰势险峻,山中多有裸岩峭壁,峥嵘嵯峨,鬼斧神工。往上行,乃见“高山飘雪花,半山开梅花,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之罕境。快行至峰顶处,见一茅舍。主人知道来者为前日大破桶冈山匪的王阳明,山民一家伏地叩拜,并架锅于舍前,煮茶待客。王阳明心下大悦,认为自己平叛成功,乃发“人心思顺”之嗟叹。
    不几日,王阳明驻地有一老者求见。王阳明细一端详,却是齐云山茅舍主人。老者提一篾编鱼篓,从中抓出一尾鱼来,此鱼非鲤非鲫,长相古怪。老者道,此乃齐云山中溪潭之匙鱼,肉嫩味鲜,可比鲈鱼。前日见先生亲临齐云山,无以馈赠,特献此鱼,以表心意。王阳明谢过老者,将鱼放养于中庭院中一瓦缸。
    夜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王阳明于院中信步沉思,忽见瓦缸之匙鱼头昂两寸高,仰望皎月。王阳明甚为诧异,速将厨子唤至跟前问询。厨子一见,甚觉意外,说先生从何弄到如此极毒之鱼,此鱼毒可比鹤顶之红。阳明心中一震,暗自思忖:自己率部平叛,虽胜,然民心尚未向我。
    第二日,阳明命人将老者绑来,命其自烹匙鱼,食而自尽。老者却早有准备,烹鱼时放入一把晒干的桃花瓣,烹后食之,盖因毒性已去,味道鲜美,品之咂咂有声。王阳明仰天感慨: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矣。
    据后人研究,王阳明心学之形成,与桶冈平叛,特别是与齐云山“匙鱼事件”颇有缘源。当年,王阳明站在齐云山高顶草甸上,是何等意气风发,而那个月挂中天的晚上,想起山民“心中之贼”,他于院中来回踱步,心里面又是怎样的翻江倒海!也许就是在那个月挂中天的夜晚,明朝老人王守仁一夜未眠,也许“心学”就是在那个夜晚破茧而出,思想的亮翅划过时间的烟云,迄今还让四海学人不倦地研读。在那个夜晚,齐云山见证了一种学说的灵光划闪。
    传说齐云山麓溪流所产匙鱼,夜望皎月,奇毒,加桃花烹之,毒降解,味鲜美,又称桃花瓣鱼。又说齐云山顶那一方无源“天池”,久旱不涸,久涝不溢,传为阳明祁雨所遗。时至今日,桃花瓣鱼和无源“天池”为齐云山笼上了一方神秘的面纱,欲穷其谜者众,探游者日增。传说终归是传说,齐云山溪流是否真有奇毒之匙鱼,山顶“天池”是否真是阳明祁雨所遗,现在是无从考据了。不过,这无疑为齐云山的浩瀚厚重添上了浓墨重彩的神来一笔。
    纵览齐云山风物,细考其精神品格,我们不得不慨叹:齐云山并不仅仅是一座草木之山,它更是一座思想之山!
 
——摘自上犹网

联系我们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天猫店 
技术支持:华企立方